婵婵网 > 小说 > 情深孽债以爱偿还全文免费阅读

情深孽债以爱偿还全文免费阅读
2020-09-13 18:22:12   

主角是宁夜晨言婷诗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情深孽债以爱偿还全文免费阅读。这是言婷诗经历过的最漫长的一天,希望和绝望轮流来访问她,她的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《情深孽债以爱偿还》精选:

听着宁夜晨恶毒的话语,言婷诗仍怀有最后的希望,她流着泪,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你以为你这样会有好下场吗?我爸爸一定会救我出去的!到时我要把你的兽行全部告诉别人!”

“呵。”冷冷的单调的笑声,仿佛在说她天真一样。

言婷诗生出一种可怕的想法,像是要坚定自己的执念似的,她不停的重复着相同的话。

“来人,把从车祸当天到今天为止的报纸全部给严小姐过目。”

言婷诗愣愣的接过那些不是很厚的报纸,最上面是最新的日期,距离车祸当天,已经过了五天。

“没有,没有,为什么没有?”

报纸散落了满床满地,言婷诗不敢置信的抓紧手中的报纸,竟然没有一条关于她失踪的消息!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抓到你?”宁夜晨生怕这些刺激不够似的,补充道:“你是你家人推出来,给我消火用的,你已经被你家人抛弃了!”

“不可能,我不信,你闭嘴,你闭嘴!”脑子一片混乱的言婷诗压过了对宁夜晨的恐惧,死死的抓住他的衣领,“你骗我!我爸爸不会这样对我的!”

宁夜晨嫌恶的一巴掌甩过去,正了正衣领,鄙夷的看着伏床痛哭的言婷诗,嘲讽的笑道:“用你换公司的平安,真是不划算啊,不过是个下贱的女人,根本不值那些钱。”

“我下贱?!”言婷诗猛地抬起头,猩红的双眼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和绝望,“若说我下贱,那你也不过是个嫖客!只会用药的下三滥!”

缓了口气,看到宁夜晨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,她疯狂的咒骂着,“你以为你很高贵很了不起吗?没有你爸奋斗来的集团撑腰,你以为你能有今天的权势!”

“你……”

未说完的话都被扼在了喉咙处,言婷诗也不挣扎,眼泪滑过冷笑的唇角,她张着嘴,无声的说:废物!

下一刻,空气重又回到她的肺里,她咳嗽着捂住喉咙,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,为什么不干脆的杀了她?

“昨晚不停的索要的人是谁?嗯?”危险的上扬音调昭示了宁夜晨心中的愤怒,不紧不慢的解开衬衫扣子,“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!”

说着,他朝言婷诗压了过去,不顾她的挣扎和哭喊进入她。

言婷诗睁着没有焦点的眼睛看着窗外的蓝天,一滴晶莹泪珠绝望的滑落。

身体上满是粗暴的痕迹,青紫的掐痕和拧痕让人看了都觉得可怜。

进来收拾屋子的女仆不忍心的偏过了脸,将落在地上的被子轻轻盖在了言婷诗的身上,关上窗户,在她的手上扣上锁链后,悄悄的退了出去。

一动不动如尸体般的言婷诗,在黄昏的最后余晖中用手背盖住了眼睛,樱红的嘴唇向上扬起,沾染上了末世陨落般的美丽。

当天夜里,宁夜晨没有再来,寂静的房间里只有若隐若无的呼吸声。

透过监视器,宁夜晨看到言婷诗如此反常的安静,手指敲了敲扶手,起身,丢下一句命令后离开了别墅。

“把今天那个女仆开除。”

言婷诗捂着绞痛的胃缩成了一团,额头的汗黏答答的濡湿了头发,无神的眼睛瞥了眼窗外的天色,仍是晦暗的黑夜,不知道何时才会天亮。

她知道这些都是宁夜晨的吩咐,他说过要让她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,那么活生生的被胃酸融化掉胃而痛死在不在他的计划中呢?

再坚持一下,言婷诗,天亮了就好。

在自我安慰中,言婷诗昏睡了过去,等她再次被胃痛痛醒时,天边已泛起鱼肚白,看样子,她睡了不到四个小时。

挣扎着坐起来,她盯着吊针看了一会儿,爬过去将它取下藏在手心。

忍着剧烈的疼痛,言婷诗拼命转动大脑,既然宁夜晨将她转移了房间,那么说,一切都是有谈判的余地,毕竟即使是他,也不可能真的把她杀掉或囚禁一辈子。

而她的筹码只有她自己,接下来,只要宁夜晨来了,她就可以用这条命来做交换条件。

被家人送来给他消火……吗?

唇角讽刺的一扬,她不会信的,无论如何,她都要出去,亲口问一问!

可宁夜晨就像是忘了有她这个人一样,这一天,不仅连面都没露,连昨天来收拾房间的女仆都没进来过。

她就像是被遗忘丢弃的洋娃娃,只能在角落蒙尘,然后无人知晓的死去。

这是言婷诗经历过的最漫长的一天,希望和绝望轮流来访问她,她的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而另一个房间里,宁夜晨端起精致的陶瓷茶杯,轻抿了一口红茶,夸赞了一句管家,接着目光转移到屏幕上,饶有兴趣的看着言婷诗拿着针对准了脖子想刺又不敢刺下去的样子。

优雅的放下茶杯,宁夜晨整整衣服,宛然一笑,“看来已经到了我出场的时候了。”

当听到房门打开的动静时,一股狂喜涌上心头,言婷诗目光灼灼的盯着宁夜晨,谈判的初衷与气势已被消磨的差不多了。

“你有什么话说吗?”

宁夜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轻薄的嘴唇微微上扬,显示出他的好心情。

被这么一提醒,言婷诗才想起自己的打算,可刚一开口,喉咙的干涸让她猛咳起来。

一挥手,管家端上一杯水,言婷诗犹豫地看了看,还是决定喝了它,宁夜晨已经没有必要对她下药了。

经过滋润的嗓子虽无法恢复到以往的程度,但已能够正常说话。

“求你放我走。”言婷诗摆下低姿态,利用自己的容貌和声音,尽可能的展示自己的悲惨,“我知道我犯下了无法挽回的罪过,但我会弥补,我会补偿,只求你放我离开。”

“哦?”宁夜晨感兴趣的问:“你打算怎么弥补?”

咬咬牙,她已经没有自尊可谈了。

抬起头,言婷诗露出坚强的神色,“求您给我一个期限,期限内随便您怎么对待我,但是,期限到了,请您按约定放我离开。”


佛山护栏厂家 http://tianlongxiang.51sole.com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